想要预知“爆雷”?这一指标极为关键

  想要预知爆雷”?这一指标极为关键

  原创: 韩远飞 

想要预知“爆雷”?这一指标极为关键

  怎样才能对“爆雷”未卜先知?如何摸清公司的真实情况?

  查找上市公司的涉诉情况,或许是个有效的办法。

  东财Choice统计数据显示,2018年,共有55家A股上市公司披露了20场以上的官司,其中超过一百场官司的有3家,堪称“满头官司”。鞍重股份(维权)更是以一年185场官司位居首位,成为2018年当之无愧的“官司王”。

想要预知“爆雷”?这一指标极为关键

  关注涉诉数量的同时,涉诉的原因更值得深究。尤其是日常经营中出现较多合同纠纷,甚至债主频频登门,这都意味着公司经营遇到了问题,谨慎辨别格外重要。

  虚假陈述犯众怒

  如果仅看涉诉数量,前期证券虚假陈述埋下的“雷”无疑是重要原因之一。

  《证券法》规定,上市公司因为虚假陈述、内幕交易、操纵市场等原因导致股民受损,上市公司应该予以赔偿。

  鞍重股份在2018年披露的185起官司几乎全与证券虚假陈述有关,其中最大的一笔485万元,最小的一笔1513元。

  鞍重股份与九好集团“忽悠式”重组早在2017年被证监会查明。据悉,在九好集团借壳鞍重股份的过程中,九好集团为实现重组上市目的,有组织、有预谋地进行了大规模、系统性财务造假,奥斯卡踢人视频,通过虚构业务、虚设客户、虚签合同、虚减成本、虚构存款等手段达到虚增收入、利润的目的。

  为此,证监会对九好集团、鞍重股份及主要责任人员在《证券法》规定的范围内作出顶格处罚。以此为依据,部分投资者选择对鞍重股份发起诉讼,要求获得赔偿。

  与之类似的还有大智慧(维权),公司2018年的63场官司,基本上都是前期虚假陈述的发酵。

  2016年7月,大智慧因虚增2013年度利润1.2亿余元被证监会处罚。今年4月26日,大智慧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张长虹因该事项涉嫌违规披露、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公安机关拘留,接受调查。 

  日常官司多 经营存隐患

  除了虚假陈述埋下的隐患,有些公司遇到的则是日常经营合同纠纷,如果这一数据较多,往往预示着公司的日常经营出现了不小的问题。

  坚瑞沃能披露2018年有165场官司要打。这其中包括买卖合同、销售合同、融资租赁合同、票据追索权等各种纠纷,甚至还包括多起工资、劳动报酬的官司,种类丰富。

  这些纠纷只是其冰山一角,根据坚瑞沃能5月10日晚间发布的公告,截至目前,公司、子公司沃特玛及其下属子公司涉及诉讼案件累计570件,涉诉金额共计约82.26亿元。

  自2018年年底以来,坚瑞沃能陷入债务危机,生产经营受到严重影响。截至目前,公司累计被冻结银行账户127个,涉及冻结金额共计5533.04万元。固定资产及存货累计被查封的价值约9.8亿元。

  又如乐视网(维权),2018年全年共有72场官司,几乎全部是合同纠纷,涉及的金额达到了114亿元。贾跃亭迟迟不归让乐视网的危机解除更是看不到希望。

  公司治理有问题

  抛开经营问题,官司缠身背后往往还说明公司管理、内控有问题。

  如金宇车城,全年共有64起官司,表面上看是经营问题,其实还有更深层次的控股权之争。

  今年1月,金宇车城就上演了董事会、监事会、律所的“三国杀”,现控股股东“北控系”否决的议案,却被原控股股东金宇集团控制的监事会通过;而由现任控股股东聘任的律所却直指监事会未尽责。

  金宇车城的内斗依然在持续,“北控系”要约收购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。5月10日金宇车城又发布公告,“北控系”拟在要约收购股份过户完成之日起12个月内,增持股份数量不少于公司总股本的1%且不超过2%,若以顶格2%增持来计,“北控系”除去一致行动人南充国资后的持股数量,将反超原控股股东金宇集团的持股比例。 

  诉讼费沉重 部分已要暂停上市

  众多的诉讼也给这些上市公司造成了很大的诉讼财务负担。

  记者咨询行业律师得知,诉讼费通常是公司交给法院的案件受理费,诉讼费往往可以代表公司涉及诉讼的规模,如果诉讼费超过1000万元/年的话,就需要警惕。

  例如,2018年坚瑞沃能诉讼费就达到了1536.6万元,2018年重庆建工诉讼费高达1018.47万元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greeworld.com/news/3200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