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花地·朗读者】“没有什么比给孩子们上课更重

自古以来,传承都是文明的重中之重。而作为传道授业解惑者,老师更是吸引了众人的目光。

有人说,现今的老师良莠不齐。但我想,比起几千年前的“学不轻授”“技不轻传”,我们已经迈出了很大很坚实的一步,毕竟,我们已经认识到:

没有什么比给孩子们上课更重要了。

酱紫 FM出品

【花地·朗读者】“没有什么比给孩子们上课更重

主播 |羊城晚报记者郑紫薇

视频请戳

作者简介

唐若水,大学外语教授,业余写作。

10月8日,2018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在瑞典皇家科学院揭晓。美国耶鲁大学现年77岁的威廉 ·诺德豪斯教授和保罗 ·罗默教授,因对“创新、气候和经济增长”的卓有成效的研究而分享了这一举世瞩目的奖项。当然,获奖本身便是表彰他们在长期宏观经济分析方面的杰出贡献,尽管两人的研究方向并不完全重合。

【花地·朗读者】“没有什么比给孩子们上课更重

实际上,在颁奖前几天的一个秋雨飘洒的晚上,诺德豪斯教授在家里已经接到过来自诺奖评委会的电话,通知他已正式获得本年度的诺贝尔经济学奖。消息来得如此突然(可见评委会的“保密”,工作做得天衣无缝),以至于一开始老教授还以为对方拨错了电话。

他礼貌地要求对方再说一次——这倒不是因为他怕自己过于激动而听错,而是因为作为一丝不苟的科学家,他一向遵循着“重要事情须重复说两遍”的好习惯。其实,在接到获奖信息后,他依然心平如水,说话的语气依然和往常一样平和舒缓。原因很简单: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他会获取诺奖,尽管在经济学圈子里,他早已是教父级的人物了。

【花地·朗读者】“没有什么比给孩子们上课更重

众所周知,诺德豪斯教授是美国最有影响的50名经济学家之一,也是全球研究气候变化经济学的顶级分析师之一,一直被誉为全球环境经济学的领军人物,还被形象地形容为“守望绿色经济”的伟人。

令人稍稍感觉惊奇的是,身为上世纪80年代耶鲁大学的教务长和90年代耶鲁大学的副校长,诺德豪斯教授数十年如一日,和许多普普通通的教师一样,在耶鲁大学主讲经济学原理等基础课程,这就意味着:他的大多数学生是本科生,甚至是刚刚开始叩击经济学大门的低年级学生,而非硕士、博士研究生。

不过,不论在西方还是东方的大学里,他的大名对经济学专业的学生来说可谓如雷贯耳,因为他与老前辈萨缪尔森合著的经典教科书《经济学》几乎人手一册,而且已被翻译成了17种语言,印数超过500万册。他的理念,在经济学王国广为传播,并越来越深入人心。

【花地·朗读者】“没有什么比给孩子们上课更重

诺德豪斯教授再低调,喜讯还是像飒爽的秋风吹遍了整个耶鲁大学校园的每个角落,接着通过媒体很快传遍整个美国。各大媒体纷纷派出记者采访诺德豪斯教授,耶鲁大学也立马着手组织一次规模空前的记者招待会。

不过,令校方和媒体大跌眼镜的是,诺德豪斯教授认真甚至有点执拗地表示:记者招待会必须推迟,因为这一天他还得上课,而他认定“没有什么比给孩子们上课更为重要”。

【花地·朗读者】“没有什么比给孩子们上课更重

当老教授迈着沉稳、踏实的步子步入他熟悉的宽大教室时,学生们全体起立,向他们荣获诺奖的敬爱老师致意。祝贺声、鼓掌声、欢呼声、欢笑声甚至口哨声此起彼伏响成了一片。老教授的表情抖动了一下,因为在一向庄严肃穆的课堂上,如此热闹、喜庆、奔放的场面在他一生中可是从未出现过的!

作为世界经济学界顶尖的大师,学生们对诺德豪斯教授崇拜有加:他的勇于创新和开拓,他治学的严谨,他时时修正自己失误的勇敢和自信,他永不言老的勇气,他跟晚辈合作时的循循善诱和虚怀若谷……

而作为几乎每周都能见到的师长,学生们更是感到可敬可亲:他上课时的旁征博引,他年年都在翻新的教案,他给大家分析经济大势时的犀利目光,甚至他在周末教他的几个胆小的女生“滑雪如何预防摔跤”时的耐心和体谅……

【花地·朗读者】“没有什么比给孩子们上课更重

这一切,加上学生们的“口口相传”,让老教授最终成了学生们心中的超级偶像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greeworld.com/news/10506.html